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全局通栏广告

爱盲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63|回复: 0

2002年秘书夫人恶性绑架杀人案,本文转载自萨沙原创

[复制链接]

172

主题

1187

帖子

3702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3702
发表于 2021-5-30 10:05: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岁月如风说:
这个案件丧心病狂,一伙歹徒为了几百万的利益,竟然一次杀死2人,连6岁小女孩都不放过。这群穷凶极恶的歹徒,主谋竟然还是一个官员的夫人,在全市都是响当当的人物,

故事发生在90年代,被害人叫柴德明,父母对柴德明要求严格。

他从小成绩就很优秀,聪明伶俐,思维敏捷,人品也端正。

缺点是,柴德明继承了父亲的性格,有点软硬不吃,还颇为固执,凡事认死理。

爷爷曾经批评柴德明的父亲:德明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不圆滑,你是怎么教育的?这样的孩子将来走上社会,迟早会吃亏的。你不知道,社会上的狠人多着呢!人一定要能屈能伸。我活到这么大岁数才明白一个道理,圆滑走遍天下、刚硬寸步难行。

中考中,他以全市前10名的成绩,考入了省级重点中学的拔尖班。高考虽逊色一些,他也是全市排行前100名的好成绩,顺利考入北京某顶级大学,只是专业不怎么样,是农学。

在大学中,柴德明很优秀,学校直接给他保研,以农业学硕士学历毕业。

读书期间,他认识了北京女孩张乐芸,毕业以后就结婚了。

张乐芸是书香门第的女孩,美貌单纯,是小家碧玉。

需要说明的是,在80年代末,虽然柴德明是大学生,毕竟是农民出身。

张乐芸是北京城市女孩,嫁给他是有一定压力的,她还是义无反顾。

随后,柴德明在农业研究所做技术员,张乐芸则在一所高中担任数学老师。

张乐芸身体有些问题,夫妻婚后10年没有生育。

柴德明对老婆感情很深,从没有抱怨过一句。两人看了很多医院,最终在1997年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孩子来之不易,夫妻视如珍宝一般!

柴德明是个有能力、有志向的人。

在农业研究所工作了几年,他的能力就得到领导认可,很快提升为主任科员,又破格提升为副科长、科长、副处长。

几年时间,他就发表了多篇重要论文,震动了国内学术界。

可惜,处长之流不是上面有关系的,就是至少四五十岁的,年轻人不可能爬上去。

柴德明很厌恶,将精力花费在对领导点头哈腰和百般巴结上。

经过反复思考,在1995年,柴德明提出了辞职,放弃了铁饭碗。研究所的领导非常吃惊,百般挽留,最终也只是让柴德明留职停薪而已。

辞职以后,柴德明立即利用掌握的技术,开办了一个农业公司。他利用西方先进技术,培养了一批高产的种子,开始在本市乃至全国推广。因为产量的提高是立竿见影的,加上柴德明之前是体制内著名农业家,种子迅速畅销全国。

此时,全市最赚钱的就是房地产行业,只要能够拿到土地,不愁黄金万贯。

在经营农业的同时,柴德明抽调大量资金去搞房地产。自然,他的实力还是太弱,在本市只算中等商人,在房地产商人中更是小鱼小虾。即便如此,他也赚了不少钱。

不过,柴德明逐步表现出性格的缺点,他不适合在中国做生意。

柴德明不够圆滑,对于商场上很多事情看不惯,尤其是政商合作。

出于知识分子的偏执,柴德明对暗中捞大钱的官员,持一种鄙夷态度。

对于这些官员,尤其是他们家属的张牙舞爪、耀武扬威,他更是看不惯。

身在商场,柴德明也要巴结这些人,内心深处却很不愿意同他们打交道,认为他们是蛀虫和道德恶劣的人。

久而久之,他就得罪了人,生意也越做越小。

这里就要说,另一个平民出身的主角。

她本来是普通的工厂女工,文化程度低,相貌平庸,性格粗野,近似于泼妇。

她也有北方女人的一些能力:交友广泛,社交能力强,做事干脆利索,有一定办事能力。

自然,余福霞这点能力没什么了不起,社会上这种人多的是,最多做点小生意罢了。

不过,她是有背景的人。余福霞老公是大学生,还是文革时期的工农兵大学生。

他本来就是工厂的干部,又送到大学深造,后来就一直担任厂长的秘书。

而余福霞老公跟了他20多年,一直担任秘书。

高级领导对余福霞老公非常信任,当作心腹,平时愿意同他讲讲心里话。

所谓宰相家奴是七品官,余福霞顿时水涨船高起来。

她很能交朋友,20年内认识本市黑白两道无数人。

到了今天,本市不管什么人,都会给余福霞三分面子。

丈夫发达以后,余福霞没心情在工厂上班。

90年代开始,余福霞停薪留职下海,搞了一家公司。

她的生意基本就是两个,第一就是设法搞到政府的工程。当然,她自己没有能力去做,转手给其他商人,赚取中间的差价。

自然,钱不是她一个人独吞,还要上下打点;

第二就是利用她的关系,协调和摆平很多事情。

比如,一个商人要办一个什么手续,却被某机关故意拖上几个月。商人为了避免损失,就给余福霞一笔钱,让她帮忙协调。对余福霞来说,这就是打几个电话的小事,就能轻松赚到一大笔钱。

再比如,有的商人做了一些灰色生意,被调查了。

这种生意可抓可不抓,商人给余福霞一笔钱。她找到相关人员吃顿饭,打点打点,说些好话,最终可以罚款了事,不用抓起来。

这些年办事非常顺利,赚钱也非常顺利,余福霞不觉飘飘然起来。

她经常公开放话:除了杀人放火,本市就没有老娘搞不定的事情。

作为知识分子,对谈吐粗俗、脏话连篇、举止嚣张,没事就叼着一根香烟的余福霞,柴德明有一种本能的鄙视。

即便如此,商场上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强。

事后,有朋友告诉柴:你真有了事,也别去找余福霞,这娘们黑得很,动不动狮子大开口。我上次有了点麻烦找他,她张口就是20万。你也知道,我妹子在小学教书,一个月才600块,加上奖金、补贴也就1000块,一年才1万出头。我这点小事,她上来就要20万。我听说,余福霞办事靠不住,甚至会联手对方一起敲诈,将你榨干。

听了这番话,柴德明倒也没有多想。

他认为自己老老实实做合法生意,又不违法犯罪,根本用不到余福霞。

可惜,很多事情不是柴德明这种读书人,能想到的。

他要求和柴德明合作,可以拿出大笔钱来投资,利润五五分成。

柴德明当然是不愿意了。

目前,他还掌握着国内相当领域技术上的优势,真是有多少种子就卖多少,等于捧着聚宝盆。他有什么必要和别人合作,将自己的财富分给别人?

这个商人不死心,又来找了他几次,都是毫无结果。

最后一次,商人有些恼怒,撂下一句话:小兄弟,在咱们这里做生意,没你想得这么简单。你这样做下去,眼红的人可多了,不出一年半载就会出事。和我合作,我会找人罩着你,保证你没事,还可以越做越大。你自己想想。

听到几乎公开的威胁,柴德明牛脾气犯了:老哥,我遵纪守法做生意,能出什么事?你别吓唬我。我姓柴的,也不是吓大的。

商人冷冷一笑,拂袖而去。

事实证明,30多岁的柴德明还是太嫩了。

半个月后,柴德明突然被拘留,对他进行经济犯罪方面调查。

有意思的是,柴德明认为老婆是个很单纯的女孩子(其实都30多岁,当妈很多年了),不让她接触生意上的事,也不让接触这些乌烟瘴气的人。

张乐芸始终生活在学校的象牙塔内,思想简单,没什么社会经验。

丈夫被拘留以后,张乐芸急忙去询问情况,只得到一句话:你爱人被举报涉嫌偷税漏税,数额巨大,恐怕要坐牢。

对丈夫的社会关系不太了解,张乐芸一时间竟然找不到合适的人帮忙。

去年,余福霞有个侄子要高考,成绩还凑合。余福霞知道张乐芸是全市有名的特级教师,就请她替侄子辅导了半年。

后来,侄子高考成绩还不错,比预计分数高了几十分。

余福霞在社会上混了那么久,各种规矩还是懂得。她带着弟弟一家,专门搞了桌谢师宴,感谢张乐芸。酒席上余福霞曾放话,让他们夫妻有任何麻烦都来找他。

见到生意上门了,余福霞自然很高兴,一口答应,但表示需要“活动费”,最少10万。

张乐芸没什么社会经验,直接给了余福霞10万元。

见张乐芸傻乎乎的,精明的柴德明又在看守所不能见家人,余福霞认为机会来了。

第二天,她就找到张乐芸,表情严肃地说:我打听过了,你家德明这次事情很大,可能要判个十年八年。

张乐芸惊呆了,全身发抖。

余福霞见状又换了一副嘴脸劝慰说:你也别怕,事在人为。只要你愿意打点,事情还是有挽回的余地。

张乐芸头脑一片空白。此刻为了救老公,怕是陪男人睡觉、她也会答应,何谈给钱呢。

于是,余福霞开始以各种理由一笔笔的要钱,没有一次少于10万。

前后也就1个多月,张乐芸拿出了200万。

听妻子说了这件事以后,柴德明勃然大怒,埋怨她糊涂。

柴德明是高级知识分子,对法律也是很懂的。

他认为自己的事情并不大,充其量是补交税金和滞纳金,再拘留一段时间而已,还构不成犯罪。

就他这点事,妻子竟然花费200万元巨款,实在是不值得。

柴德明也是有一个高层关系的,只是没告诉过妻子。

通过这个关系,柴德明知道余福霞除了几通电话以外,根本没有花什么钱,200万大部分都被她吞掉了。

此时,柴德明不识时务的牛脾气犯了。他竟然直接找到余福霞的公司,当面质问:霞姐,就为我这点事,你向我老婆要了200万,过分不过分!你看她是老师,什么都不懂,就欺负她,这也不对吧。咱们都是市面上走动的人,怎么能干这种事呢。

不要说,柴德明一个屁大的生意人,就算是本市有深厚背景的政商,见到她也是一味恭维、说好话。

柴德明这么口无遮掩、当面质问,还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一时间,余福霞竟然有些懵了,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缓了一会,余福霞才说:小柴,你怎么这么说话?是你爱人求我救你,我托了多少关系、请了多少客才把你弄出来。你现在出来了,怎么翻脸就不认人呢?

柴德明冷笑:你托关系是托关系,需要花200万这么多?这样,你把花费的账报给我,不管多少我都认了。剩下的钱,你可要还给我。

一提到钱,余福霞顿时坐不住了,破口大骂:姓柴的,你是什么东西,敢和我这么说话?老娘在市面上混了10年,还从没遇到过你这种人!我看你是读书读傻了,这么不懂事!托我办事的人,这么多年最少有几百人,老娘从没有给他们报过什么账!你是不是,还想回去继续蹲?

听到最后威胁的话,柴德明也怒了:我不管你是谁,做人也得讲规矩吧?你就算拿好处,也得适可而止。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给***还有***,一共就送了了40万,加上打点小角色的10万,剩下150万到哪里去了。你也太贪了,吞了四分之三啊。这样吧,我给你50万感谢费,剩下100万你要还给我,不然我就跟你没完。

随后长达半年,柴德明几乎每个月都来余福霞的公司,要这100万元。

余福霞威逼利诱,又说好话、套交情,但就是不退钱。

而柴德明果然像他爷爷说的那样,软硬不吃,认死理,就和余福霞杠上了。

刚开始,余福霞当然是不怕的。

首先,余福霞听说,柴德明在北京大学上学的时候,曾经玩过一段时间的摇滚。搞摇滚的时候,他结识了几个朋友,关系很好。这几个男孩不是普通人,都是高干子弟,父亲或者爷爷是中央高级首长。

虽然他们只是大学同学,关系一般,毕竟柴德明是有上层关系的。

余福霞在本市虽牛,势力还是有限的。况且他丈夫只是个秘书而已,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如果真的闹起来,余福霞未必会占到很大便宜。

其次,余福霞发现柴德明这个人有些“彪”,做事不计后果。这次释放以后,柴德明并不示弱,开始对付举报他的商人和背后的几个官员。

柴德明这个人很厉害,又懂法律,很快发现他们的经济犯罪问题,想方设法拿到真凭实据,随后去法院起诉。

短短半年时间,一个官员被双规,还有一个官员正在接受组织调查,而那个商人也跑路去了香港。

柴德明敢于搞这些人,就不是那种委曲求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商人。

而余福霞活动了这么多年,做了不少触碰红线的事情,是经不起查的。

其实,余福霞只要将100万退给柴德明,也就没事了。

可惜,这个女人非常贪婪,只要拿到手的钱,就绝对没有退的。

这么搞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余福霞想到一个好办法。

2002年,柴德明又一次来要账的时候,余福霞一改冷酷凶恶的态度,换了副笑眯眯的嘴脸:小柴啊,我们两人又没什么冤仇,最多就是钱的事情。不管怎么说,你这次出来,我也是出了力的,你多少也应该感激我。你说对不对?

见她这么说话,柴德明知道又要什么花样:不错,霞姐,我们就是钱的事。你退给我100万,我们就两清,以后还有三分交情。

柴德明略加思索,知道余福霞这种女人爱财如命,让她退钱难度很大,也就顺水推舟地说:行啊,霞姐,这事就这么了结啦,以后我也不会来找你要账。

事后,柴德明还颇为高兴,认为事情圆满地解决了。

只是,现实没这么简单,余福霞这种人也没这么好对付。

本市一家国企要翻修厂房,余福霞利用关系,用非常高的价格承包下来。当然,她不会出一分钱,只是转手交给别人。本来,她准备交给一个叫做王大兵的家伙。

王大兵同余福霞有几十年的关系,本来是工厂的地痞混混。

此人年轻时候就在工厂区打架闹事,无人敢惹,在黑道上还有些名气。

因各种犯罪,他先后被判刑20年。

这个王大兵也不是泛泛之辈,利用各种关系最终只坐牢不到10年。

有个曾经帮他伪造保外就医证明的民警谢某,后来被人揭发出来,被开除公职还判刑2年。

王大兵是个杂碎,倒还讲些义气。

民警谢某被释放后,成为社会盲流,没有工作。

王大兵就让他做了副手,两人一起干。

王大兵混黑道的同时,也开始做白道生意。他和余福霞是同一个工厂的工友,年轻时候就认识,来往了20多年,关系不错。

此次,余福霞接到了这个工程,本来是给王大兵的,却转手给了柴德明。

知道这事以后,王大兵非常不满。

王大兵说:你怎么不跟我说?我找几个小弟收拾他一顿,什么事都没了。他这种文绉绉的人,我不要说打,就算吓他一下,估计直接尿了。

嘴上这么说,余福霞心里却懊悔得很。王大兵说得对,白道不能对付柴德明,还可以用黑道啊,当时怎么没有想到。

几个月的一天,余福霞突然带着王大兵,找到柴德明:小柴,工程你已经开始做了,我听说首批30万工程款也给你了,你是不是应该对我表示表示。根据规矩,我应该拿三成,这30万应该归我。

柴德明顿时火了:霞姐,你说什么?是你说这个工程给我做,我们100万的账就两清。你以为这个工程这么容易做的?我砸进去100多万资金了,现在刚收到30万,你就向我要钱?

余福霞还没开口,王大兵就恶狠狠地说:你小子胡说什么?你懂不懂规矩?霞姐帮你拿了工程,你就得给三成,不然你就别做。如果不肯给钱,你就退出,我们公司来负责。

柴德明:什么规矩不规矩?说好的事情,你们怎么随便就反悔?有这么做生意的吗?你们不是摆明了耍我。

最后,柴德明表示愿意退让一步,愿意给余福霞10万元辛苦费。

余福霞和王大兵都不同意,一定要30万元。

此时,柴德明又犯了牛脾气。对他来说,这不完全是钱的问题,而是赌一口气。

他被余福霞敲诈了150万,现在又要勒索30万,实在忍不了。

此时,柴德明终于明白,余福霞就是后悔了,想要再独吞这个100万利润的工程。

两人争吵期间,王大兵的痞子毛病犯了,上去就是一拳,打中了柴德明的眼睛:你什么玩意,老子弄死你!

没想到,读书人柴德明也不是好惹的,挥拳就还击。

双方激烈打斗起来,王大兵虽是老流氓,毕竟年龄大了10多岁,柴德明又是人高马大。混战一通,王大兵吃了亏,牙齿都被打掉了2个,柴德明眼睛也被打肿。

此次打斗,让双方关系彻底闹僵。

王大兵承认看走了眼,柴德明这人又臭又硬,怕是刀架在脖子上也不会服软。

而柴德明彻底怒了,决定大闹一场,大不了鱼死网破。

其实,余福霞倒不是怕柴明的检举。

关键,她还做过一些更严重的事情。

一旦被查出来,余福霞最起码坐牢十年二十年,连丈夫也要倒霉。

丈夫是领导的心腹秘书,毕竟个秘书。一旦事情闹大,领导说不定丢卒保帅,牺牲秘书以自保,这也是常有的事情。

不过,余福霞蛮横粗暴了这么多年,是绝对不会随便认怂服软的。

她没有想同柴德明协商解决这个问题,反而准备给他点教训。

余福霞找到王大兵:大兵,今天姐姐有事求你。你帮我,把那个柴德明弄死,一了百了。

杀人偿命,杀人案是很大的案件,即便余福霞有关系,未必能够遮掩的过去。

可是,王大兵的绝大部分生意,都要依靠余福霞的关系。如果余福霞不帮他,王大兵的生意就做不下去。

况且,王大兵有一些犯罪行为,也是靠余福霞罩着才没事的。如果余福霞翻脸,王大兵分秒就要再进去坐牢。

这种情况下,王大兵只能决定去杀人。

王大兵虽是老流氓,也没有杀人的经验,不知道怎么下手。

他找到了前民警,自己的助手谢某。

谢某办过刑事案,有一定反侦察经验。

他认为,只要将柴德明约到郊县什么没人地方见面,杀死后再抛尸就行了。

柴德明毕竟是高级知识分子,并不是傻蛋,感觉到了一些危险。

王大兵打了几次电话,柴德明都拒绝出来,最后干脆不接了。

余福霞无奈,亲自去打电话。这更引起了柴的恐惧,让他们“来我公司谈”。

柴德明开始有所戒备,推掉了所有应酬,平时只在公司和家两点来往。这一路都是市中心,满街都是人,开车是比较安全的。

这样折腾了20多天,余福霞他们还是没有机会下手。

而柴德明随时可能去举报,她焦急万分。

最后,余福霞提出直接在市区绑架柴德明。

谢某立即反对,认为太危险了,万一被人看到就完了。

余福霞认为不能再等了,必须立即动手,只能冒险。

随后几天,三人都在那辆黑面包车上,仔细观察柴德明的行车路线。

到周六,他们终于找到了机会。

当天放假,柴德明有些放松警惕,带着6岁的女儿出去看卡通表演剧,车子开到了相对偏僻的一条街上。

王大兵看到车上有孩子,有些犹豫:车上好像有个小女孩啊,不能下手了,再等等吧。

余福霞恼怒地说:不能等了,再等下去我们都要完了,今天就得弄死他。

王大兵问:那孩子怎么办?

余福霞冷冷地说:还用说嘛,一起弄死。

王大兵吃了一惊,没敢再说什么。

这边,谢某驾车跟着柴德明,进入了一个地下停车场。

看到四周没什么人,谢某两人立即跳下车。

谢某拿着匕首,王大兵则拿着一根电警棍,都带着头套,先后跳下车。

余福霞则躲在车上观察。

柴德明刚刚下车,突然被一支匕首顶住脖子,大吃一惊。

柴德明没见过谢某,以为是抢劫,急忙说:我身上皮夹、手机、手表,你们都拿去,车也可以开走。有话好说,不要吓到我的孩子。

谢某却熟练地拿出一副手铐,将柴德明从背后拷上。此时柴德明才知道情况不对,张口就喊救命。

王大兵大惊,急忙上来堵嘴。三人倒在地上,纠缠在一起。

余福霞怕有人听到女孩哭声,跳下车冲过去,将孩子一把抱上黑车,也堵上了嘴。

得手后,黑面包向预定的埋尸地点,高速开过去。

车上,柴德明知道自己凶多吉少,百般哀求余福霞:霞姐,你要我的命没关系,我求你饶了妞妞。她才6岁,还不懂事,不会去检举你们的。而且他年龄太小,也不能作证,你们没危险的。我求你放过她。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余福霞冷笑着说:你不是很牛吗,不是说要到中央去告我吗?怎么现在软了?你和我斗,能有好下场吗?你知道,今天为什么你父女都要死?就是你没搞清楚情况,到底应该谁怕谁。我别看我就是一个小秘书的老婆,初中都没毕业,你是有名商人,全国有名的高材生、科学家。在我眼里,你连个屁都不算。我弄死你,就像捏死蚂蚁一样。

黑面包开到一个大坑附近,王大兵对柴德明一顿拳打脚踢“你不是打过老子吗?今天让你不得好死”,随后拿出准备好的绳子,同谢某一人拉一头,用力将柴活活勒死。

王大兵一辈子做了很多坏事,多少还有点人性。

他对余福霞说:你要杀柴德明,我杀了。这个小女孩,你自己去杀。我是道上混的人,绝不能做这种杀孩子的事,不然以后没法见人。

余福霞对谢某说:他不杀,你去!

余福霞大怒:亏你们两个还是男人呢,都他妈的窝囊废。你们不动手,老娘自己来。

于是,谢某按住嚎啕大哭的妞妞手脚,毫无人性的余福霞,亲手将小女孩活活掐死。

接着,3个人将父女的尸体,丢入这个土坑埋了起来。

随后几十年,这种土坑也不会有人去动, 最适合毁尸灭迹。

杀人灭口后,谢某又去停车场,将柴德明的车子开到邻省丢掉,做出在异地被害的假象。

当天中午,张乐芸一直等着丈夫和女儿回来吃饭,却总也没等到人。

张乐芸焦急万分,发动亲朋好友去寻找了一晚上,什么也没找到。

到了第三天,丈夫和女儿仍然连人带车失踪,不知去向。

柴德明很少和妻子说生意上的事,她也知道丈夫有敌人。

于是,张乐芸跑到辖区派出所报警。

接警的警员认为这是失踪,不属于刑事案或者治安事件,只是登记了一下,并不立案。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柴德明的几个朋友认为,肯定是出大事了。

他们偷偷告诉张乐芸,柴德明可能遇害,但本地很可能只是以失踪对待,不会立案,也不会侦查。

你要想搞个水落石出,得去找找关系。

丈夫和女儿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走投无路之下,张乐芸只能找到了大学时代的同学。

当年,张乐芸是柴德明的同班女友,同几个高干子弟的同学也是认识的。其中一个人,还曾追求过她。

她直接找到这个同学,哭诉了丈夫和女儿失踪的事情。

这个同学虽是纨绔子弟,却非常恋旧情。

听说柴德明父女突然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他勃然大怒“见过黑的,却没见过这么黑的,还有王法吗?我草!”

没多久,柴德明失踪案就被高层关注起来。

刑侦专家分析以后,认为这极有可能是一个恶性绑架杀人案。

这个案件,说起来也不难破。

专案组成立以后,迅速调查了柴德明生前的社会关系,立即发现他和余福霞存在巨大的利益冲突。

稍微了解一下,就发现余福霞、王大兵、谢某三人关系密切,案发前行为可疑。

这边,专案组火速逮捕了王大兵和谢某。

谢某做过民警,是聪明人。被捕以后,他立即表示愿意立功,主动交代了绑架杀人的罪行,还带着警方去挖出了柴德明父女的尸体。

见谢某已经交代了,王大兵无从抵抗,也承认了罪行,推说余福霞才是主谋。

此时,余福霞已经得到消息,逃到了外地亲戚家,还试图逃出国去。

此案相当恶劣,上面已经发布对余福霞全国通缉令,她无法离境。

走投无路之下,余福霞在丈夫陪同下投案,却不承认和杀人案有关系。

而领导知道这个案件以后,立即将余福霞的丈夫从身边调离,划清界限。

余福霞百般抵赖,然而各方面证据都很充足。

这起骇人听闻的案件,三个凶手一审都被判处死刑。

这个案件虽只死了2个人,却有很多让我们警醒的东西。

余福霞残杀儿童灭口的罪行,尚且其次。

关键在于,我们看来余福霞似乎没什么了不起,只是一个小秘书的夫人。

为什么她却能有不小的能量,搅动这么大的风浪呢?

另外,如果张乐芸没有纨绔子弟的关系,同我们一样是无权无势的老百姓,这起案件又是什么结果呢?大家开动脑筋好好想想吧

来自论坛Android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爱盲论坛  

GMT+8, 2021-6-21 14:47 , Processed in 0.535455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