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全局通栏广告

爱盲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80|回复: 2

地上仙

[复制链接]

5

主题

105

帖子

27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279
发表于 2022-5-3 19:51: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断线的木偶说:
地上仙上。我一直习惯把外公叫做爷爷。
去年过完小年的第二天,我去画眉村看望爷爷。
此时距离外婆去世已经十年了。
爷爷吃饭洗衣全靠自己来。由于年纪已经八十多了,能一起说话的人也越来越少。在来看望爷爷之前,我就听舅妈说,爷爷大部分时间不出门,出门的话,也只有一个老人家那里可以去。即使去了,两位老人家也是默默地坐在一起,却不说话。
因为两位老人家的耳朵都不太好了,说话太费劲。
我无法想象,一个人老了之后要如何承受这样的孤独。
小时候跟着妈妈去看外婆爷爷,会从画眉村的后山翻过,经过一个大水库,水库的两边都是高大的梧桐树,梧桐树上长了许多拳头大小的桐子或者巴掌大小的桐子花。下山的时候,路边有一个小水渠,水色清亮,潺潺而流。
我很想走那条后山的路,虽然这个时节看不到桐树的果子和花,看一看曾经走过无数次的路也好。可是妈妈不同意,说是已经有了一条更好更宽的水泥路通往画眉。
我只好依了妈妈。毕竟妈妈也五十多岁了,走山路吃力。
从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有些事情真的回不去了。哪怕它们还存在这里,但被人们刻意绕开。就像爷爷,尚且在世,但已经无人光顾了。
想想十多年前,爷爷家的门槛还被经常来访的人踩得中间凹下去。
爷爷身体不大好之后,来访的人渐渐少了,最后几乎没有了。
妈妈说,第一,爷爷的记性衰退得很快,很多东西不记得了。别人找他掐算点什么,他总是记错口诀,掐算出来不灵验,别人就不相信他了。第二,爷爷的耳朵背了。别人问他一点什么,要在他耳边拼命地喊。别人觉得费劲,也就不问了。
哪怕是看起来有些紧要的事情,人们只要觉得有些麻烦,就会慢慢算了。
爷爷见了我,自然非常高兴。但他要我去舅舅的房间里坐着烤电炉子,不要我坐在他的房间里烤他烧的火。
他还是习惯于烧木柴烤火取暖,但他希望我烤更干净一点的火。
“你小时候怪爷爷不会烧火,总是熏得你流眼泪。”爷爷笑着说。他一笑就满脸的皱纹,像是画眉村前面刚刚用犁翻过的干涸的水田,一垄一垄的。
我不记得自己曾经说过这样的话,但记忆里在外公烧火的时候确实常常熏得眼泪止不住。那时候外婆还在,烧火做饭都是外婆的事,外公确实不太会烧火。
而现在,外公烧火的时候烟只往上升,不再满屋都是了。但他好像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变化,仍旧以为烟会熏到我,仍旧把我当做小孩子对待。
我在舅舅那边坐了一会儿,又去了爷爷烧火的房间。
这时候,爷爷的火堆旁边多了一个人。
那是舅妈的父亲潘爷爷。他也来舅舅家做客。我知道,他也懂一些玄黄之术,有时候也给人算个黄道吉日之类的。
我进去的时候,爷爷正在跟他聊天。潘爷爷歪着椅子,以便靠爷爷近一点。两人说话都很大声。
爷爷说:“我差点过不了这个年。”
潘爷爷问:“怎么啦?”
爷爷说:“前几天我给人掐算!算出来凶得很!没想到算得特别准,差点把我自己的命搭进去!打了好几天的吊针。”
潘爷爷说:“那是你的掐算没学好!”
我听了潘爷爷的话,有些惊讶,心想,说爷爷的掐算没学好,难道你在这方面比爷爷还要厉害?
接着,我听到潘爷爷说:“你学了掐算,还要学明哲保身!说话留三分余地,也是给自己留余地!算那么准干什么?”
我一愣。原来是这个意思!
爷爷说:“这几年记性差,常常算不准,就没在意。再说了,那人一定要我好好算,可怜兮兮的,我就不忍心糊弄,特意找了老黄历出来看。”
我忍不住有些埋怨地说爷爷:“人家要你好好算,你就好好算啊?”
爷爷却没听到,只见我过来了,顺手拖了一把椅子到旁边,吹了吹椅子面上的灰,说:“你过来啦,坐。”
爷爷曾经想过教我一些掐算的方法,但是妈妈强烈反对。妈妈认为这是以前下等人迫不得已才做的事,吃力不讨好。算到好运,人家认为是自己命好;算到歹运,人家认为是算的人乌鸦嘴。爷爷就常吃这种亏,妈妈看在眼里,气在心里。
爷爷也说,掐算本来就不是一般人能学的。在以往的时候,身有残疾,做不了农活,养不了自己的人才想着学一点掐算,以此糊口。
我坐了下来,气消了一半,问爷爷道:“是谁要你算的?”
爷爷这回听到了,举起手来,说道:“说起来你也认得!”
“我认得?叫什么名字?”我问道。
“叫……”爷爷挠挠头,却不记得人家的名字了。“就在嘴边,怎么就忘了?这记性是真不行了。”
我本来就不抱希望。
爷爷却说:“那姑娘是个好八字!”
我的好奇心又被爷爷吊了起来,于是问道:“是一位姑娘?”
爷爷点头。
潘爷爷问道:“她告诉你她的生辰八字了?”
爷爷摇头。
潘爷爷不以为然地说:“都没告诉你生辰八字,你怎么知道她八字好的?”
潘爷爷转而小声对我说:“你爷爷是糊涂了。”
我听了,心里有点难过。
爷爷大声道:“当然是好八字!那姑娘长得可俊俏了!瓜子脸,柳叶眉,眼睛有神!”
潘爷爷笑道:“长得好看八字就好?”
爷爷非常认真地说:“那可不!面相就是八字!八字好的,不一定长得好看,好看的,一定八字好!”
我倒是比较认同爷爷的话。以前偶然听爷爷说起过,所谓的好风水,说到底就是要人觉得舒服。脸上也是有风水的,所以好看的脸等于好风水。
从更通俗的角度来看,长得比一般人好看许多,也算是需要好运气的吧?外婆去世之前,潘爷爷是跟爷爷有过一次较量的。结果潘爷爷输了。
那时候,潘爷爷心里憋着一股气,总想着要在爷爷面前赢回来一次。
十年过去了,潘爷爷也老态龙钟了,那股戾气自然而然散了。仿佛是因为体内的戾气散了,潘爷爷的脸也皱了许多,好似漏了气的气球。
前几年,潘爷爷还偶尔自己翻过画眉的后山,来跟爷爷说几句话。
他也寂寞得很。
这两年,他的腿脚也不如之前灵便了,只能在过年过节舅妈接了的时候才来。
以前他说话总有点要打压爷爷的意思,现在缓和多了。
他和爷爷一样,被这个世界逼到了孤独的角落里,不再较劲。
“你说得也对。长得好看的人确实八字好。”潘爷爷示弱地说道。
“那你给她算的是什么事情?”我问道。
“是啊。算的什么?这么厉害?”潘爷爷也问道。
爷爷说:“她要我帮她找一个人。”
“找人?”我有些意外。
在爷爷耳聪目明的时候,经常有人因为开门的钥匙丢了,或者晚上鸡鸭没有回笼这样的琐事来找爷爷,要爷爷算一算怎么才能找回来。
也有人家的孩子晚上回来后无精打采的,家里人担心孩子的魂魄丢了,而来找爷爷求助,通过喊魂的方式把丢掉的魂魄喊回来的。
在我的记忆力,还没有人来找爷爷,要爷爷帮着找人的。
“找人知道名字,知道住在哪里不就可以了?还要你帮忙?这才多大的事?找不到的话下回再找就是,怎么会让你差点搭了性命进去?”潘爷爷觉得奇怪。
就在这个时候,舅妈走到了门口。
“大伯,有人找你。”舅妈大声喊道。
妈妈一直叫爷爷做大伯,因为妈妈一出生,爷爷就说妈妈和他的八字有点冲,要是他做了妈妈的父亲,就会有一方损伤。在画眉这个地方,这种情况叫做“离娘犯”。为了化解“离娘犯”,妈妈自小就叫爷爷做大伯,避免父女相冲。
后来舅舅虽然没有“离娘犯”,却也跟着妈妈叫爷爷做大伯。舅妈自然而然也叫爷爷做大伯了。
“找我?”爷爷不太相信。
舅妈说:“是的。”
爷爷放下烧火的火钳。那火钳自我有记忆的时候起,它就在外婆家。旧碗破了,旧屋塌了,旧菜园荒了,唯有这把火钳一直留到现在。有时候一想,似乎它才是这里的主人,流逝的是那些旧物以及这里的人。我因物是人非而有的感慨都显得多余且矫情,该感慨的是它才对。
“是谁呀?”爷爷站了起来。
“是个姑娘,我不认得。”舅妈说。
在老家乡下这种地方,几乎每个人都认得方圆十里的人,哪怕不知道名字,也知道是某某家或者某某的什么亲戚。
我在上高中之前,走到方圆十里的任何一户人家,别人要么叫我做某某家的儿子,或者某某家的外甥。很多姑娘出嫁,娘家也就隔了几座山而已。所以周围一片都会有点沾亲带故。往上数三辈四辈,不在隔壁,就在一个村。
舅妈说她不认得,说明来找爷爷的人不是本地的。
都过完小年了,还有外地人来找爷爷?
在以往,这种事情很少出现。
带着疑问,我跟在爷爷后面出了房间,想看看来的人找爷爷有什么目的。
那天外面下着蒙蒙雨,比毛毛雨还要轻一些,比雾要重一点点。像这样的天气,本地人一般是不会打伞的。
来找爷爷的人却打了一把伞,黑色的,伞面非常大,伞下够站好几个人。但是伞下只有她一个。远远一看,像是雨后山里长出的蘑菇。
“哎,就是她!”爷爷说道。
她的脸藏在伞下面,我看不到。但是爷爷看人不看脸也能认出来。对爷爷来说,面相骨相都是一样的。
画眉以前有个被叫做歪爹的人,他身体很不好,半边脸和身子都歪着的,但是他只要看人的背影一眼,就知道那人是谁。他曾说,人都是动物变的,有的是牛,有的是雀,有的是鱼,有的是豺狼。皮是人的皮,但骨是豺狼鱼雀的骨,一眼就能看出来。
歪爹是爷爷的好友,但因为身体虚弱,很早去世了。
我曾猜想,爷爷看人的骨相,或许是从歪爹那里学的。但是我没问过。
伞下的姑娘听到爷爷说话,将伞举高了一些。果然是瓜子脸柳叶眉。那双眼睛炯炯有神。只是脸有点苍白消瘦。
爷爷十分肯定地对我说:“你看,你认得她吧!”
但我对她没有一点儿印象。
“你回来啦?”她看到了我,朝我微微一笑,居然说出似乎认得我的话来。
她的举动让我认为是我的记忆出现了偏差。
“嗯。”我只好先这样回答她,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寻找跟她相似的人,试图想起她的名字。
她转而对爷爷说道:“我才听到您因为我的事而生了一场病,实在是抱歉!”
爷爷说道:“不碍事不碍事!”
她从兜里掏出一叠钱来,往爷爷手里塞。
“我也没带什么礼物,这些钱您拿去自己买点东西。”她说道。
爷爷连忙挡住她的手。
“这怎么能行?要是好事,我还能讨点喜。你遇到这样的事,我怎么还能收你的钱?”爷爷坚决不收。
我愈发好奇她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

“你找我爷爷到底算了什么?”我忍不住问道。
之所以直接问她,是因为爷爷有时候怕我或者妈妈说她,一些事情含糊其辞就过去了。问也问不清楚。
她见我这么问,有些愧疚地低下了头,小声说道:“对不起,我请你爷爷帮我找一个人。没想到给你爷爷带来这么大的麻烦。”
“找人能有这么大的麻烦?你是不是隐瞒了什么?”我追问道。
她沉默了,像蒙蒙雨一样没有声音。
爷爷说:“哎,都过去了,我不是好好的么?”
这时候,她突然小声说:“说出来我自己都不信,你会相信吗?”
我见她这么说,一时愣住了。
她问道:“说来话长,我可以进屋去说吗?”
我本来就好奇,当然希望她跟我说说。
于是,我和爷爷领着她来到舅舅的房间,在小炕桌旁边坐下。小炕桌下面挂着小电炉。
似乎是暖和了的原因,她的脸上稍稍有了些红润。
爷爷刚坐下,就说潘爷爷还在那边,然后起身去了烧火的房间。
她做了深呼吸,没有直接给我说她的事情,却先给我提了一个问题。
她问我:“如果我坚信这一生一定有个人在某个地方等着我,你相信吗?”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
她见我不说话,继续说道:“我妈就不相信,我爸也不信。他们都劝我早点成家。可我……”
她以为难的眼神看了看我。
“我身边的朋友也笑话我,说我是偶像剧看多了。”她说道。
我不得不承认,如果我身边有这样的朋友,我可能也会开玩笑说朋友受了偶像剧的影响,对生活存在不切实际的期待。
“虽然我在现实生活中还没有见过这个人,但是我确定他就在某个地方,等着我们见面。”她又说道,语气十分肯定。
我只好说:“对生活充满希望当然是好的。”
我心想,虽然生活中不如意事常八九,但是对生活充满这样的期待仍然无可非厚。
接下来她说的话让我发现我的猜测完全偏离了她要表达的意思。
她说:“因为我知道他长什么样。”
我大为惊讶:“你知道他长什么样?”
她认真地点头。她将袖子撸起了一些,露出一个人脸纹身。
那是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男人的脸。但是要细看的话,那张脸上的眼睛、鼻子、嘴巴都显得有些模糊,好像纹身被洗掉一半的时候又放弃了一样。
“是他?”我问道。
“是的,只是我不知道他在哪里。”她说道。
“所以……你让我爷爷帮你找到他?”我问道。
“是啊。”她皱了皱眉。
“那你为什么不跟身边人解释,就说有这么一个人?”我问道。
“我不敢说出来。”
“有啥不敢的?”
“我跟他们说我坚信有人在某个地方等着我的时候,他们都不相信。如果跟他们说起这个人,他们也不会相信的。”她的脸上露出怯懦的表情。
我轻松地说道:“不会吧?”
她深吸了一口气,耸了耸肩,说道:“因为我是在梦里见到他的。”
我顿时有种被耍了的感觉。
她好像意识到了我的感受,赶紧说道:“我没有骗你的意思!我真的是在梦里见过他,还不止一次。虽然是梦,但那种感觉跟真实没有什么区别。请你相信我!”
说实在的,这时候我已经不相信她说的话了。我认为她就是一个充满了不切实际的幻想的女孩,对生活抱着梦幻的期待。
“我早就知道,他在现实生活中是存在的!不仅仅是我,现实世界也能感应到他的存在!”她努力地解释。
“好吧。”我无奈地说道。
“你不相信?那我问你,如果那个人不存在,我请你爷爷帮忙找他之后,你爷爷为什么会出现……生病的状况?”她问道。
我一惊。
“除了你爷爷,我店里的小财也能看到他。”她补充道。
“那他是……”我想问那个人是不是鬼,但直接这么说,好像会造成我还是不相信她的感觉。
她没有接我的话,兀自说道:“但是我只在梦里见过他,梦的也不多,一年两三次吧,很有规律。那时候,我把做梦的事情说给朋友听了,朋友说,可能是因为我做纹身店的原因。对了,我现在是在无锡做纹身师,经常会应客人的要求纹一些古怪的符文。我朋友说,可能是这个原因影响我做的这种梦。那时候我虽然觉得太真实了,但是也有点怀疑。于是,有一次,我在梦里跟他约好了下一次见面的时间。”
我安静地听她讲。
一只猫钻到了小炕桌下面,在我的脚边蜷成一个团。
“到了跟他约好的那天,我没有去睡觉,而是坐在我的纹身店里,等着他来。那时候整个楼的人都下班走了,只有我朋友在店里陪着我。我们等了好久,他都没有出现。我在心里告诉自己,千万不要睡着,千万不要睡着。如果睡着了,在梦里见到他,我就还是分不清他到底是真是假。”她看向我。
我点点头。
“大概撑到了半夜两点多,一阵困意过后,我反倒越来越清醒。我朋友没耐心了,说,算了吧。我说再等等。没过一会儿,我和朋友都听到了店门那里传来一声你好!”
“那个人来了?”我惊讶地问道。
她点头,又立即摇头。
“那是我店门口的鹦鹉说的你好。我养了一只鹦鹉,每当有客人进来,它就会说一声你好。当时我和朋友虽然很害怕,但还是走到门口去看了。门口并没有人来。朋友说,应该是鹦鹉看到了。可是我不知道是它突然说这么一声,还是真的感应到了。可惜它只会说这两个字,不然我会问它是不是看到什么东西进来了。”
“可能……它就是有意无意地叫了一声,并不代表它看见有人进了你的店。”我说道。
“是吗?可是那晚之后的第二天晚上,我就梦到他了。他说看到我和另外一个人在一起,所以没敢进来,走到门口就转身走了。”她说道。
我感觉后背一阵凉意。
“我问他为什么不敢进来。他支支吾吾的,没说个所以然来。我问他,你是鬼吗?所以不敢见生人?”她继续说道。
我心中暗想,这个问题问得挺好的。这个想法刚出现,我又一惊。这不是代表我慢慢开始相信她的话了吗?
“他怎么说?”我问道。
“他跟我说,他不是鬼。他反而问我是不是鬼。”她皱起眉头。
这远远出乎我的意料。
“他在你的梦里问你是不是鬼?”我问道。
“是啊。我说,我怎么可能是鬼?我活得好好的,是你来到了我的梦里,给我如此真实的感觉,让我觉得你可能存在,才约你来我的店里见见面的。”她说道。
说实话,在她说这个话之前,我还是颇有偏见地认为她的思维出了问题。即使她说梦里的人可能因为不敢见生人才离开的,我都认为她是在自圆其说。可是听到她说梦里的人问她是不是鬼的时候,我觉得,我很有可能低估了她的思维能力。
她说:“他居然非常惊讶。他问我,那是你的店?我说,是啊。他说,可是我走到门口的时候,看的明明是一个普通家庭生活起居的房间。只有你和你那个朋友非常突兀地坐在那里,跟那房间极其不搭配。就像是……怎么说呢,就像是一个朴素的佛教徒的家里挂了一幅西洋裸女油画。这个比喻可能不恰当,但是当时给我的就是这样的感觉。那个房间里的桌椅家具都是陈旧灰暗的,而你们两个女孩光鲜亮丽。知道我的意思吗?”
我努力想象她和另一个女孩子坐在一个昏暗的房间里等待梦中人出现的场景。
她说:“我店里的东西都是非常时髦的,毕竟是纹身店嘛。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说我的纹身店像一个普通家庭生活起居的房间,为什么说桌椅家具都是陈旧灰暗的。我就问他,在你的眼里,我那些精心布置的桌椅都很普通吗?你猜他怎么说?”
我还能怎么猜?我只能说:“从直男角度,或许你觉得非常精致的东西,他会觉得不过如此吧?”
她摇头。
“他说,比如说那些椅子,都跟太师椅一样,桌子跟八仙桌没什么区别。桌子边沿还有许多缺口,裂缝也将近一指宽。”
我问道:“你的纹身店是复古风的?难怪……”
她立即争辩道:“不,不,你猜错了。”她用力地摇头。
“这还不算复古风?”我问道。
“不,我的店里根本没有太师椅一样的椅子,也没有什么八仙桌,更不要说那些缺口和一指宽的裂缝了。他说的东西我的店里都没有。我的店里用的都是沙发和办公桌。”
“这么说来,他是到了你的店里,却看到了完全不一样的东西?”我更惊讶。
“这还不是最奇怪的。最奇怪的是,他后面说,我也是只在梦里见到你,上次在梦里你要我去你的地方看看你,不知道为什么,我非常惶恐。我问他,你也是在梦里见到我的?他说是的。然后,我问他,那你现实生活中住在哪里?他跟我说了一个地方,我根本不知道的地方。”
我心想,难道那个人说的地方,就是她要爷爷帮忙寻找的地方。
“那你去找过他说的地方没有?”我问道。
她摇摇头,说道:“我相信他不会骗我,所以我没必要去验证他说的地方到底在哪里,到底存不存在。那个时候,我已经对他产生了依赖。从另一方面说,我也不敢去验证他说的地方是不是真的存在。我怕我发现那个地方并不存在后,这个梦就会消失,他也会消失。”
“可是你现在又找来了。为什么呢?”我问道。
她突然眼眶红了,抬起手来,在眼角抹了抹。
我顿时觉得自己好像不该这样问。
“后来突然很长一段时间,他不再出现在我的梦里。我很想很想梦到他,可是怎么也梦不到他。不是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吗?可我怎么想也没有用。我曾经一度认为自己可能并没有那么想他,只是觉得自己想他而已。后来朋友见到我,吓了一跳,说,你怎么瘦成这样了?我才确认,我是真的真的很想他,茶不思饭不想的。”
“所以你决定来找他?”
她摇头:“没有。我一直纠结要不要到他说的地方去看看。后来我想这或许真的只是一个梦,虽然它如此真实。我以为我可以从别人说的幻想中或者精神失常中走出来。可是过了一段时间,他突然又在我的梦里出现了。我又生气又惊喜。我问他为什么这么久没有来。”
这个时候我也很想知道原因。我已经开始相信了。
“他告诉我说,他生了一场大病,没办法来看我。现在身体稍稍好了一些,就来了。在梦里,我确实看到他的脸色很不好,蜡黄蜡黄的。眼睛里有很多血丝。人看起来没有什么精神。我问他生的是什么病。他说之前有个医生给他开方子的时候配多了千里光,导致他的肝受了损。那天梦醒后,我就拼命地哭,我害怕他后面又不来我的梦里了。”
“千里光是什么东西?”我问她。
她说:“他在梦里跟我说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第二天我就去药店问。药店的人告诉我说,千里光是一种中草药。我问,这种药吃多了是不是有问题?”
我打断她,说道:“你是想验证梦里的他说的话可不可信?”
她稍微停了一下,看了看我,继续说道:“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他说的话。我这么问,更多是想验证我的梦到底可不可信。”
这倒也是一种好办法。我心想。
倘若她之前就了解千里光这种东西,那么梦境里的话可能只是由她自己的意识造成的。
她之前都不知道千里光这种药,如果千里光确实像梦里的人说的那样,且不说这个梦是不是可信的,如果千里光不像梦里的人说的那样能伤肝,反倒证明这个梦是毫无根据的。
“药店的人说,过量的话会伤肝。我又问,要是脸色变黄,眼睛里有血丝,精神变得萎靡,是不是可能由于伤肝引起的?结果药店的人说,如果有这样的症状,确实很有可能是肝有问题。”她说这话的时候浑身开始哆嗦。仿佛她刚听到一个坏消息,立即被别人验证坏消息是真实的。
“这……”我几乎无话可说。
“你知道吗?关于他的梦,自始至终给我的感觉都是如此真实!”她看我的眼神里充满了乞求的意味。她渴望我能相信她。
“那后来他又来过你的梦里吗?”我问道。
“来了。每次来,他都比上一次看起来更加难受。他说他吃了什么药,去哪个地方看过了什么名医,可是都没有作用。我想去看他。他说先不要来,因为他到处寻医问药,很少在一个地方住。他跟我说他去了哪里,见了什么人的时候,说得非常具体,跟真的一样。”
我点点头。
“有一次,我偶然听到我们无锡这边有个肝脏方面的名医,治好过不少人。于是,我做梦的时候,告诉他无锡有个很厉害的医生,治好了很多人,劝他来无锡看看。”
“他答应了吗?”我迫不及待问道。
除了担心她梦里的人的病情之外,我想这又是一次验证那个人是否真的存在的机会。
“他同意了,说来试试。”她说道。
来自 畅游助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105

帖子

27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279
 楼主| 发表于 2022-5-3 19:52:37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 断线的木偶说:
地上仙下。她说的那个梦中人已经到处寻医问药,此时得知她这边有个名医可能治好他,他应该会来的。如果那个人来找那位名医,那么,她就可以通过那位名医得知这个梦中人是不是真的存在,如果真的存在,那么她完全可以通过那位名医找到这个梦中人的现实线索。
这些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可是我对自己的猜测表示怀疑。因为,如果她能通过那位名医找到她的梦中人,那么,她就不用来画眉找爷爷帮忙了,也就不会坐在这里跟我说这番话。
因此,我推测她的梦中人最后没有来找她介绍的名医。至于没来的理由,可以有千千万万种。
“但是最后他还是没有来,对吧?”我说道。
其实我都不应该问她那个人答应没有。
她眼睛诚恳地看着我,说道:“怎么可能?他答应了,就会来的。我相信他。我非常了解他。”
“你怎么确定他答应了就会来?”我之所以这么问,完全是基于现在的结果,而不是妄自猜测。
“我去问了那个医生。”她说道。
“那个医生说你的梦中人来过了?”我仍然不太相信。
她说道:“是啊。”
“那你可以通过那位医生找到你要找的人啊,为什么还要到这里来寻找呢?”我把我的疑问说了出来。
“可惜的是,那个医生说他只是对我要找的人有点印象,并不确定他现在的状况,更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她的眉头蹙起,像是这个难题现在依旧困扰着她。
我想了想,说道:“这不太可能吧?他既然听了你的,来找这个医生,那么你去找那位医生的时候,他可能才走几天,医生怎么会这么快就忘记呢?”
她笑了笑,笑得很无奈。
“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我问道。
“与你猜测的刚好相反,那位医生的记忆力好得很,所有找过他的人,他都过目不忘。”
“那是怎么回事?”
这时候,舅妈走了进来,用奇怪的眼神看了看她。
她见舅妈在旁边,将身子靠在了小炕桌上,不再说话。
我知道,她应该是不想在其他人面前说到这种听了也不会相信的事情。
舅妈意识到了这一点,转身走了。
她还是靠在小炕桌上,眼睛看着小炕桌,说道:“我在梦里得到他的回应之后,就赶紧去找那位医生。我的想法跟你一样,就是想看看他什么时候来。”
我点点头。虽然她没有看我。
“找到那位医生之后,我跟医生说,我有这么一个朋友,得了这么一种病,我给朋友推荐了您,他大概近段时间会来找您治疗。麻烦您注意一下,除了帮忙治好他的病之外,能不能帮我留意一下他的样子,如果可以,再问问他住在哪里。”
这时候我更加相信她是清醒的。换了我遇到这样的事情,我最可能做的事情也就这样了。
“医生答应了吗?”我问道。
“那位医生德高望重,脾气也非常好。他问我,那个人是不是跟我关系很密切。我说是的。那位医生就答应了,说帮我留意。然后医生又说,你得告诉我,他大概长什么样子吧?万一有个症状跟他完全一样的人来了,岂不是弄不清楚谁是谁?”她抬起眼皮,以询问的意味看着我,仿佛此时她就是那位医生,而我是来请他留意的人。
我点头。
她看到我点头,欣慰地笑了,好像笑的人不是她,而是那位医生。那位医生的笑容通过她,传递到了我的眼前。
这让我心里有一点点发凉。
她继续说道:“于是,我将我梦里那个人的样子描述给他听。他开始还含笑听着,可是我说着说着,他脸上的笑容渐渐僵住了,然后脸色变得难看,嘴唇开始发抖。我很快就感觉到了,这位医生肯定见过我说的那个人。”
“他已经来过了?”我脑海里一片茫然。
如果这位医生见过,那么可以证明她的梦中人确实存在。
但是,医生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
我虽然还没有得到答案,但知道这件事情远没有我之前想的那么简单。
她好像没有听到我说的话。
她继续说道:“真的,在那一刻,我非常肯定这位医生一定见过他。可是这位医生最后跟我说他会给我好好留意的。我看着他的脸色,问他怎么了。他说他吃坏了东西,有些不舒服。我想问其他的,可是后面有患者来找他医治,我只好走了。”
“那……你梦中的那个人到底来过没有?”我迫切地问道。
她说:“来过!”她的语气非常肯定。
“你又怎么确定他来过呢?”我问道。虽然有时候直觉非常准,可是也有不少弄错的时候。
“我问完之后没有走,坐在医院里等那位医生下班。等到他下班了,我跟在他后面走了一段路。然后,在旁边没有什么人的时候,我追到他的前面,拦住他。他见我突然出现,吓了一跳。”
我心想,这也不算心虚的表现吧?任谁突然被人拦住,也会非常惊讶。
“我直接跟他说,我知道你见过他。他顿时脸色又变得非常难看。他在原地站了很久,想了很久。我就静静地站在旁边,等着他回应。最后,他叹了一口气,说,我知道你不可能见过他,他也不会来找我。但是我决定了,我跟你坦白二十年前发生的一件事情。”
“二十年前?”我一愣。
她点点头,说道:“那位医生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就浑身一凉。之前已经想过种种可能,其实我大概已经知道梦中那个人的情况。但我依然舍不得他,在梦里没有说破。我想他也是知道我们两人的情况的,他心里清楚,但是他也舍不得我,不在我面前说破。”
听她这么说,我更加相信她的思维是清晰的,而不认为这是她一个人的一场异想。
“那医生可能看到我的表情比他还要难看,吓得赶紧扶我在旁边的餐馆坐下,叫了糖水给我给喝。他以为我是低血糖反应。在那个小餐馆里,他跟我说到我梦中人的往事。他说,二十年前的他还远没有现在这么知名,由于学艺不精,他常常开出去药方子后连自己都不相信那些药方子能治好病。就是那个时候,有个跟我说的一模一样的人找到他看病。他又糊里糊涂地开了药方子。过了几天,那个人又来找他,说是吃了他开的药之后精神好多了,特地来表示感谢。他开始很担心,以为那个人是来找他麻烦的,怪他开错了药。没想到居然是来道谢的。那个人又说,精神是好多了,但觉得病好得慢。他又给那人看了看,说,没什么问题,在原来的药量上加一倍,再有几个疗程就能痊愈。”
我心想,问题就出在这里了。
“我赶紧问他,药方子里是不是有一种叫做千里光的药?医生更加惊讶。他问我,你怎么知道的?你看过那个药方子?你懂医学?我说我听那位朋友说到过。医生瞪圆了眼睛,瞪得跟灯笼一样大。他问,你那位朋友还活着?我都以为他不在了……”说到这里,她哽咽起来。
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只好等她自己平复。
“其实我也怀疑过他是不是还活着。其实我心里都清楚。但是听到那位医生这么说的时候,我才感觉他可能真的不存在这个世界上了。当时我心里一片冰凉。”
“那……他到底还在这个世界上吗?”我问道。
如果在,她为什么说到这里就忍不住要哭?如果不在,她为什么还要到这里来寻找他?我充满疑惑。
“医生说,那个人走了之后,他去找他的师父,他的师父是一位老医生。他欣喜地告诉老医生,他开的药方子治好了一个人的病,见效特别快。老医生问他要药方子看看。他将配方写了下来,老医生一看,大声呵斥他,说他庸医误人。他不服气,说患者都好转了,还来特地感谢他,怎么会是庸医误人?老医生痛心地说,这个药方子虽然能让患者精神恢复,但是里面的千里光剂量有误,会伤了患者的肝脏,并且这种伤害是不可逆的。他大吃一惊,他不仅不知道这药方子会对人造成伤害,还叫患者加大了剂量。老医生得知还有这样的事,说他下的不是救药,而是毒药。那个患者恐怕是活不了多久了。他吓到了。以前胡乱开药方子,即使不能治好病人,也权当补药吃了。治好了就是他的功劳,治不好就是无药可救。这次却要害了人性命。他知道那个人的名字,却不知道那个人住在哪里,他偷偷到处打听,那个人却像人间蒸发了一般找不到了。他说,他也害怕找到那个人,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如何挽救。”
“难怪他听到你提到那个人的时候会有那种表现。”我说道。
她点头道:“那位医生说,就是那次事故之后,他才真正潜心去学习医术,去救更多的人,为自己赎罪。
“那他到底是还活着还是不在了?”我问道。既然医生说那个人二十年前来过,那么还有可能尚在人世。说不定那个人遇到良医,治好了肝病。
“那时候我也不确定他到底还在不在这个世界上。对我来说,至少有一个人确认他是存在的,确认我的梦不是胡思乱想。这个人还是一位医生。那位医生说完他的经历,然后问我最后一次是什么时候见到我朋友的。我一时失言,说我前几天还见过他。医生非常高兴,问我那个朋友现在在哪里。医生想要过去给他道歉,然后给他治疗。”她以为难的眼神看着我。
“那你告诉那位医生你的梦了吗?”我问道。
总不会让医生进入她的梦中,在梦里给那个人治疗吧?我这么一想,忍不住为自己的异想天开发笑。
“你笑什么?你不相信了吗?”她楚楚可怜地看着我,像一只被抓住的小动物一样。
期间舅妈又进来了一次,然后又出去了。
我说:“相信。我只是突然有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不切实际的想法?是什么想法?”她问道。
我说:“我想,那位医生听了你说的梦的话,会不会提出要在你的梦里给那个人治病?”
她惊讶不已。
“难道……”看到她惊讶的表情,我更惊讶。
“是的。你居然猜到了!”她惊叹道。
“你跟那位医生说了你的梦?”
“对啊。他问我那个朋友在哪里的时候,我回答不上来,只好把那些做过的梦说给他听了。他开始不相信,我也没有想过要他相信。等到我要离开那个餐馆的时候,他突然跟我说,如果你再次梦到他,麻烦把我治疗这种病的方法告诉他。然后,他把该用什么药,用多少之类的配方告诉我了。临走之前,他跟我说,谢谢你。不论你是抱着什么目的来的,我听完你说的梦之后,感觉轻松多了。”
“他还是不太相信你。”我说道。
她点头。
“但是你的出现确实能让他对二十年前的事情有个了结。”我说道。很多陈年旧事的心结其实无所谓解不解开,有时候只要有个机会说出来,就算是化解了。一些看起来执著的东西,其实人们敷衍一下就过去了。一些看起来过不去的河,多少年后回头看,忽然已经到了河的对岸。
她笑了笑,笑中带有一些苦涩。当时我不理解她为什么这样笑。
她抬起手抹了一下脸,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表情变得呆板,仿佛她脸上的笑容被那只手抹去了,仿佛刚才的笑容此时被她紧紧攥在手里。
“怎么了?”我看了看她的手。她的手攥得很紧。如果笑容是个活物的话,肯定已经被她攥死了。
她摇摇头,呼出一口气,说道:“我回来之后,就等着再一次梦到他,然后将那位医生说的治疗方法告诉他。”
我已经知道结果不会太好,但是听她说到这里的时候,还是心中又升起一线希望。我甚至有些担心,担心她在梦里将医生说的话忘记了。
“其实在等待再一次梦到他的时候,我担心他不会听我的。毕竟就是那位医生开错了药方子。不过我又觉得他会不计前嫌。因为我在上一次的梦中提到那位医生的时候,他是知道那位医生的,但是他没有说什么拒绝的话。对了,还有一点我忘记告诉你了。我第一次在梦中推荐这位医生的时候,他问了我一句话。”
“什么话?”我问道。
“他问这位医生年纪多大了。我说具体年纪不知道,但是老中医了。他就跟我讲了一个笑话。他问我,如果一条街上有两个医生,一个医生的门前站了许多被医死的鬼,一个医生的门前站了一两个被医死的鬼,你会去哪个医生那里看病?我说,当然是被医死的鬼少的那里。他笑了。他说,被医死的鬼多的那个医生,已经有了很多经验,看病就会厉害很多。被医死的鬼少的那个医生,说不定是刚刚开诊的。后来我才知道,那时候他就在暗示我。可是我没有听出来。”
“他能说这个笑话,应该是原谅了那位开错药的医生吧?”我对她的梦中人的心态钦佩不已。难怪她要拒绝其他人,等待一个来自梦中的虚无缥缈的人。
她又笑了笑,依旧笑中带着一些苦涩。“过了些天,我又梦到他了。我赶紧按照那位医生说的,告诉他治病的方法。我生怕自己忘了。说完之后,我问他,你还相信这个医生吗?他愣了一下,问我是不是已经知道这个医生跟他之间的事情了。我说是。他就问我,你说我还要不要相信这位医生?”
“你怎么说的?”我问道。
“我说,当然要相信,这位医生就是因为当年给你开错了药方子,才真正钻研医学,治好了很多人,成了远近闻名的医生。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庸医了。他听我说完,沉默了很久。我好担心他仍然不相信那位医生。可是他居然点了点头,说要按照我说的方法试一试。”
“他答应试试?”我也为之欣喜,仿佛因此看到了一些希望,暂时居然忘记了现实中的结果。
“你很惊讶他答应了吧?”她问道。
我点头。
我当然惊讶。
“他跟我说,他答应试试,并不是因为相信那位医生,而是因为相信我。”
听了这样的话,我都为之动容。
“那他在你梦中康复了吗?”我抱有很大的希望。
她摇摇头。
“怎么了?还是治不好吗?”我问道。
她苦笑道:“从那次之后,直到现在,我再也没有梦到过他。”
“怎么会这样?”我大吃一惊。
她已经哭了起来。
我慌忙拿来抽纸递给她。
我虽然很惊讶,但不再追问,等她自己心情平复。
她抽了几张纸,擦了擦眼睛,然后说道:“我把这件事说给那个跟我一起在纹身店等他的朋友听。我朋友说,根据目前的状况来看,他之所以来到你的梦里,很可能就是为了超越二十年的距离找到治疗的方法。他现在治好了自己,就不会也不用再来你的梦里了。”
“你相信你朋友的说法吗?”我本来毫无头绪,听了她朋友的猜想,似乎豁然开朗。这不失为一种合理的猜测。
“如果是我朋友说的那样,或许我也会为他开心,毕竟我对他来说还有些用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期待再次梦到他,让他自己跟我说他就是为了寻找治疗的方法才来的。如果他这么说了,我会告诉他,没关系的,希望他在二十年前身体健康,过上快乐的生活。如果有可能,二十年后来我的纹身店看一看,我们可以像故友那样坐下来聊一聊。如果他不愿意跟我坐下来聊聊,那就以顾客的身份来我这里纹一个身。我救了他一条性命,纹个身作为回报总可以吧?就算他不喜欢纹身,那也可以过来看一看我,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来,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又离开。这样也不是不可以。我已经把他当做亲人了。”说着说着,她又哭了起来。
我抽出纸巾递给她。
她接了过去,擦去泪水。
“你很埋怨他吧?”我问道。
她却摇了摇头。
“他这样你都不怪他?”
她用纸巾捏了捏鼻子,说道:“我最恨自己的事情,就是曾经像你说的这样怨过他。”
“啊?”这也太让人意外了。
“很多事情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个样子。”她说道。
她说得不错。很多事情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个样子。我们往往只相信那些我们愿意相信的事情。而事情的本来面目可能与我们知道的大相径庭。
但是我不知道她此时说这样的话是什么意思,更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说她最恨自己的事情就是曾经像我说的这样怨过那个梦中出现的人。
甚至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接她的话,只能呆呆地看着她用纸巾掩面哭泣。
“那……”我等了好久才憋出这么一个字。
她放下纸巾,摆了摆手,说道:“不好意思。让我平复一下。”
我点点头。
她做了一个深呼吸,又安静地坐了一会儿,这才继续说道:“他很久很久不来我的梦里,我精神憔悴,瘦了一圈。头也不梳脸也不洗地过了很长一段日子,天天混混沌沌的。我朋友怕我想不开,拖着我去看医生,以为我患上抑郁症了。我自己知道,我并没有得什么抑郁症,我只是觉得一切都太无聊,生活没有期盼。我并没有寻死的心情,只觉得自己是一棵草,一个盆栽,不再是一个有情绪的人。”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看到她的双眼变得无神,脸上也看不出喜乐或者哀伤。眼睛里的一点点光仿佛就要熄灭。
“我被朋友拖到医院之后,医生还没有开始检查,我就问了医生一个问题。”她说道。
“什么问题?”
“我把梦里说给他听的那个治疗方法说给医生听了,问医生这个治疗方法是不是有效。”
我一惊。
“医生说他不懂,于是叫来了另一个专门治疗肝病的医生来。他是真的把我当做精神不正常的人来治疗了,所以我问什么问题,他就先帮我解决什么问题。治疗肝病的医生来后,耐心地告诉我说,这个治疗的方法确实对肝脏有一定的作用。”
我心里那点莫名的担忧终于消失。
“我又问,那对被千里光伤害造成的肝病有作用吗?”
此时,我确定她是个思维缜密的人。
“你猜那医生说了什么?”她问我。
我摇头。
她又笑了笑,说道:“那医生见我这么问,有些惊讶。我知道,他也知道我的思路是清晰的,精神并没有什么问题。那医生告诉我说,这个治疗方法适于常见的肝脏功能衰弱,对于因千里光而损伤的肝病,不但起不了修复的作用,反而会让肝病迅速恶化。我问他,为什么对一般的肝病有作用,偏偏对这种肝病会起反作用?医生说,就如加强锻炼对于一般的人来说是有益处的,但是对于韧带断裂或者骨折的人来说,是扛不住的。”
我后背冒了一层冷汗!
“所以说,那个二十年前给他开错了药方子的医生,又借你的手杀死了他?”我惊问道。
她点头,这次她居然没有哭,脸上也平静得很。
“可是……可是那位医生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我难以理解。
她说:“我去了那位医生那里,质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猜他怎么说?”
也许是她认为我不可能猜到,所以她没有等我猜就继续说道:“他说,二十年前的那件事情让他一直彻夜难眠,自我谴责。他一直活在这件事情的阴影之中。这让他万分痛苦。除了给人治病,他什么事情都做不好;除了跟病人交流,他什么人都无法好好相处。他虽然成了有名的医生,但他在生活上一塌糊涂一无所有。他没有房子,因为酗酒,什么东西都卖了。他没有亲人,因为性情古怪,亲人都跟他断绝了来往。离了五次婚,因为酒后殴人,被拘留过十多次,身上到处是被自己或者别人弄的伤。在浑浑噩噩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里,他唯一坚持的东西就是找到治好各种肝病的方法,尤其是被千里光伤害之后的病症。他说,他只有靠这一条途径挽救那些前来救助的患者,同时挽救他自己。”
“那……他为什么最后选择杀死那个人?”我越听越迷糊。如果是这样,他不应该这么做才是。
一缕头发从她额头垂了下来,她抬起手捋起,将头发末端挂在耳朵后面。然后她看了我一眼,仿佛我是一面镜子,她要看看头发捋好了没有。
“他说,救了很多人之后,他发现他原本可以有一个非常美好的生活,可是因为那个人,他怎么也没有办法过好自己的生活。是那个人,毁掉了他原本有可能过好的生活,让他万劫不复。他心中的愧疚渐渐变成了痛恨,并且越来越恨。他说,要是那个人没有出现过,他就不会是现在这样子。”
“居然这样想?”我大吃一惊。
她朝我笑了笑,笑得很无奈。
“是啊。他就是这样跟我说的。后面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我找到他,说了那个梦之后,他就开了足以杀死那个人的药方子给我,说那是治疗的药。”说到这里,她笑着流下了泪水。
“所以……那个人之所以不再来你的梦里,是因为他服了药死了?”我胆战心惊地问道。
她抹了抹脸上的泪水,泪水被抹得湿了她半张脸。她点头道:“我原来有几分相信朋友的猜测,以为他只是为了从我这里找到治疗的方法,后来才知道,原来是我把他害死了。我害死了他,却责怪他没有来我的梦里。他本来不相信那个医生的,但是他相信了我。是我害死了他。”
她如同魔怔了一样,反复说着“是我害死了他”这句话。
“害死他的人不是你,是那个医生。”我安慰道。
“不不不,是我害死了他。是我把那个治疗方法告诉他的。”她居然站了起来,仿佛在辩论会上一样要跟我争辩。
“那个医生就不怕你把这件事情说出去吗?”我赶紧将话题往那个医生的身上转。
她忽然泄了气一样坐下来。
“他才不怕。他说,如果我告诉别人,他是通过我的梦境杀人的,别人只会认为我在说疯话。我拿他没有办法的。我能有什么办法呢?”她好像在问自己。
“既然已经这样了,你还找他干什么?”我问道。
“我不甘心哪。我小时候跟着妈妈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我妈妈有个干姐姐在这里。那时候,我就听说你的爷爷能帮人找到丢失的东西,所以我来问问你爷爷,看看能不能找到他。”
“哦!”我想起来了。原来她以前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那是一个非常炎热的夏天。她与我们这些乡下野惯了的孩子格格不入。一身穿得干干净净,生怕弄脏。而我们这些孩子上山捉鸟,下河摸鱼,稻田里打滚。
难怪爷爷说我认识她的,原来是这么久远的事情了。
爷爷记忆力不如以前之后,时间观念也变得混乱了许多。明明是昨天的事情,他却说成很久远的事情;偏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他却说成前两天。
比如昨天他去了某位老人的葬礼,今天有人提到那位老人,他会说,那个人不是早就去世了吗?而十几年前外婆就走了,他偶尔会以责备的语气说,被子都发霉了,怎么也不拿出去晒晒?
以前被子都是外婆晒的。
但是他很快会想起来,外婆早就去世了。
时间混乱的情况只是偶尔出现,如蜻蜓在水面点了一下,出现一些波纹,又很快恢复平静。
因此,他坚持认为我认识这个女孩,应该是他以为女孩住在这里的时候是不久前。
“我请求你爷爷帮我找寻的人就是他。我跟你爷爷说的是找人,实际上我找到的是墓地。”她说道。
“原来是这样!”我恍然大悟。
“对不起……”她愧疚地说道。
原不原谅,接不接受,事情已经这样了。
“他墓碑上的名字,跟梦里告诉我的一样。我找到他生前居住的地方,找到认识他的人。跟他一起长大的人都四十多岁往上了。了解他的人跟我说,他在世的时候,一直说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在等着他,要二十年后才能等到。家里人不相信他,说他是故意跟家里抵抗,因此跟父母关系很不好,后来得急病去世了。”


(全文完。
来自 畅游助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2

主题

362

帖子

103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036
发表于 2022-5-6 12:51: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爱盲论坛  

GMT+8, 2022-5-24 11:17 , Processed in 0.275989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